匠涂 TAKUMINURI 创作者的发想

匠涂 TAKUMINURI 创作者的发想 Vol.01

铁的质感包裹全身,匠涂新色「铂钢灰」

延续魂动红,匠涂的新色「铂钢灰」。在2016年9月3日于大阪举办的马自达品牌活动中,设计部的色彩设计师冈本与车辆研发部的涂料开发工程师山根,关于「铂钢灰」的理念进行了谈话。这篇文章就来介绍关于「铂钢灰」的开发秘话。

冈本圭一
设计部 创意设计专家(色彩设计师)

关于车身颜色以及内饰设计的配色等等,全部都会亲自选材。从马自达Lantis等等就开始参与工作,并且作为团队的指导者,开发了魂动设计—魂动红。现在作为创意设计专家,亲自开发了新色「铂钢灰」。
山根贵和
车辆开发部 上席工程师(涂料开发工程师)

参与了1990年代的「高分散力*1」2000年代的「三湿喷涂*2」2010年代的「Aqua-tech涂装*3」等等涂装技术的开发,也从事了铂钢灰的开发。

颜色也是造型的一部分——魂动设计的其中一要点。
以前的技术不能充分表现这点,我们挑战了「新价值」。

冈本
本着“有了魂动设计以后的马自达,连颜色也可以成为造型的一部分”的想法,我们正在致力于颜色与造型融为一体的开发。
其中魂动红作为象征魂动设计而被创造出来的颜色,受到了客户们的大欢迎。所以,我们在考虑着“可以延续魂动红的匠涂新色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认为他不能只是单纯的一种颜色,他必须满足客户的需求。
所以在「新价值」提案的时候,产生了进一步打磨魂动设计的想法。
山根
自从魂动设计以来,设计师们对于追求的东西以及想要创造出来的颜色都有了更高的要求。以前,一年中选定的颜色大概得有30几种,在耐候性、耐磨性、生产性等等的各个性能都确认没问题了之后,可以随意选择你喜欢的颜色。但是现在更重视的是,能够支撑魂动设计的颜色究竟是什么,能不能表现出前所未有的质感。也就是能不能开发出对应设计的无双颜色。

以前的技术实现不了这点,我们必须谋求新颜色的开发。而且,颜色当然不仅仅是外表看起来好看,而是要做到从客户买这辆车到最后不再使用这辆车,颜色都不能劣化。

想表现出马自达的传承,铂钢灰因此而生。

冈本
魂动设计是将马自达自身发挥到极致的造车技术,在造型方面的支撑。
颜色也必须表达出马自达自身。

对我来说,在颜色方面的表现就是与客户的价值共享。所以颜色被注入了怎样的信息与想法就至关重要。
那个信息就是通过好不容易才得以实现的旋转式发动机以及创驰蓝天等等表现出的马自达的技术魂——「不断追寻机器美学的企业」。那么,是不是可以尝试将象征着马自达的「铁」的质感颜色注入车身呢?这就是铂钢灰的开始。
但是,如果想要将颜色表现出金属质感,那就必须了解实际的金属光学特性,这就已经超过了设计师的知识范畴。这时能将我的想法充分理解并且可以投入量产的人物浮现在我的脑海,那就是山根。

山根
虽然想做出象征机器的颜色,但是是否有投入量产的可能呢?虽然就着这个问题进行了谈话,但是说实话我一开始根本不能理解冈本的想法。设计师与工程师就算进行着同一场谈话,脑子里想的东西也是不同的,而且关于铁的质感表现等等的具体提案也是以前没有的东西。我们最初就从解谜冈本描绘的颜色开始了工作。

冈本
其实从各个车展所展出的车来看,我想要的金属颜色是完全可以做出来的。车展用车是匠人花费时间用了所有技术所创造出来的工艺品,但是却不能量产。与车展车不同,我们需要的是耐久性,所以用的不是匠人的手而是工厂的量产线。车展车跟量产车完全是不一样的东西,我们这是在挑战量产所做不到的事。

山根
那个时候,我已经转到了跟涂料开发完全无关的部门,是关于私人顾问的职业。但是跟冈本谈完了之后,点燃了我的工程师之魂。我虽然是工程师,但是却很注重感觉。我尝试着将冈本抽象的感觉转换为涂膜构造与涂装材料所必须的光学特性与构造要件,得出了可以一试的结论。

冈本
理论上来说,就算可以量产,但是为了实现它也需要多个部门的协作。因为这点跟各部门探讨的时候,大家也很愉快的答应了我,我们就定期一起开会讨论。从这时就开始了「共创」。

*1.将车身涂装完毕之后,通过像烤肉一样的回旋干燥涂装技术使其形成厚厚的涂膜,以至于可以实现既鲜明又深邃的色泽的涂装技术。
*2.将“中涂层”“ 着色层”“透明层”在还没干燥的潮湿状态反复涂刷,再一次性将其烧成干燥的涂装技术。可以大幅降低环境的负荷。
*3.涂料中含有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和涂装工程中会挥发的CO2的排出量限制在最低水准,革新性的水性涂装技术。

匠涂TAKUMINURI 创作者的发想Vol.02

因为拥有长年累积的领先于业界的涂装技术,铂钢灰得以实现。

冈本
铂钢灰是,尝试着将铁的质感用涂装表现出来而被创造出来的颜色。对此点我的解读是,“闪耀在表面的光芒”与“深邃的光影”的对照。以前的金属涂装是带着颗粒感的闪光颜色,而铂钢灰是利用光与影的对立营造的有细密质感的魂动设计。

山根
马自达用1990年代的「高分散力」、2000年代的「三湿喷涂」、2010年代的「Aqua-tech涂装」等等实现了领先于业界的涂装技术。铂钢灰是用这些技术为基础,初次实现的颜色。

虽然从说明来看貌似很简单,但是因为是从未有过的涂料与涂装技术,所以在开发阶段还是很辛苦的。尤其是“在鲜嫩的铁质感”中加入“鲜嫩的艳丽感”这点,如何将冈本抽象的想法来解释出来真的让我很苦恼。让无机质的铁变得鲜嫩?到底在说些什么啊。但是在进一步谈话过后,我开始想到这种感觉是不是就是表面很光滑的铁呢?然后彻底的调查了打磨过后的铁的表面构造,也细细分析了铁的质感从何而来。于是得出了将金属表面的平滑性通过铝片的平滑排列,凹凸用铝片的高低差代替的方法。这样就可以在涂装上表现出打磨过的铁的金属质感。

通过打磨实际的金属,实现质感的共有,追求本真。

冈本

为了自己能够充分理解铁的质感,从废料放置场拿回了铁板跟铝板进行打磨,终于理解了铁拥有的质感。一方面,生产团队为了追求最能体现金属质感的表面处理,将金属板送去在金属加工技术方面公认的燕三条打磨试作,求证了怎样程度的打磨最接近理想质感。这样面对实际的现货来进行讨论。

不管是设计还是生产技术,其实设计师都以创意为先行而对于量产技术的事情完全不了解。但是,通过超过彼此专业领域的团队合作,身为设计师的我也对光学特性跟量产技术有了深刻的学习,而且工程师也理解了设计师所追求的深刻价值。产生了以前的开发现场从未有过的羁绊。这对于马自达来说是珍贵的财产。

山根
各个部门如果只靠自己的专业知识是做不到的。不同的部门之间把自己的知识相互交融才可以做出崭新的东西,也就是将意识共有,使彼此的技术水平提高,这样才产生了新的价值。。

冈本
通过铂钢灰的开发,不同的部门之间,通过与完全是其他领域的、拥有自己所没有的知识和想法的人互相连接,加深了彼此的羁绊的同时也使自己的知识得到了成长。。

通过铂钢灰,向客户传达马自达的想法。。抱持着信念创造出来的东西,一定会得到同感。。

山根
我通过这次活动第一次与客户直接对话,吃惊的是竟然要做到这种程度。感谢铂钢灰的开发让我对涂装的兴趣和知识进一步加深了。不仅仅是通过铂钢灰,还有没有下一次机会可以对马自达的造车技术更深一步的了解?思考着这些问题,想要创造出至今没有的东西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想从技术层面解决一些因为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找到方法而不得不放弃了的东西。

冈本
我们不管想出多少漂亮的颜色提案,如果其中没有注入信念的话是得不到客户的反响的。就算是颜色也要发挥到极致,追求本真。这样的话,描绘的东西就可以毫不妥协的自信的完成。对于造物来说,信念是很重要的,一边痛苦的摸索一边坚信着创造出来的东西是住着灵魂的。客户们一定能够感受到并且回应。希望做可以让客户感受到“有这种车、这种颜色的存在真的太好了”的工作。如果能够实现与马自达的造车技术息息相关并且全体员工都秉承的“ONE MAZDA”的信念的话,那么我们就拥有能将我们的想法持续不断的传达给客户的信心。

相关推荐